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開箱+規則】Perfect Alibi 超完美犯罪

(圖片來源:BGG)
「到底誰才是真兇......」

超完美犯罪》(Perfect Alibi) 是設計《密室脫逃:受詛咒的神廟》(Escape: The Curse of the Temple) 的挪威設計師 Kristian Amundsen Østby 今年在埃森展上曝光的新作品,此外新作品還有今年 (2015) 早些時間於 KS 集資的《汽車狂熱》(Automania)。雖然 Kristian Amundsen Østby 目前代表作不多,不是一個廣為人知的設計師,但是他設計的遊戲還是會想關注一下,因為總是有些有趣的小創意在其中,像是去年的《塗鴉城》(Doodle City) 我就非常喜歡!

今年的小品遊戲《超完美犯罪》是一款簡單的推理遊戲,喜歡《猜數字》(幾A幾B) 這種猜謎推理遊戲的玩家應該會想試試。

延伸閱讀:

【開箱+規則修訂】Escape: The Curse of the Temple + illusions 密室脫逃:受詛咒的神廟 (KS版)
【開箱+規則】Doodle City 塗鴉城

想知道更多?
解密碼(又稱終極密碼)可以算是一種益智類小遊戲,一般兩個人玩,也可以由一個人和電腦玩,可以在紙上、在網上都可以玩。這種遊戲規則簡單,但可以考驗人的嚴謹和耐心。(資料來源)


(圖片來源:BGG)
遊戲進行有點像是爾虞我詐版的《花火》(Hanabi),玩家問其他玩家手上牌的資訊,然後推敲最後的嫌疑犯是誰。每次玩家問問題只能問一種資訊,比如手上的牌在甲板上的角色有幾張,6 點的卡片有幾張,當玩家回答問題後,其他玩家就會開始在自己的記事紙上進行刪去法的推理,直到各種條件直指最後唯一的兇手,玩家就可以指控並贏得遊戲勝利。為了更容易達成目標,玩家必須透過各種助手的協助,遊戲中不同的助手有不同的效果和能力,因此除了邏輯推理的部分,玩家何時該拿取哪種助手的協助也是致勝的關鍵!這是一個令人相當期待的派對小品,剛釋出消息就有很多 BGG 玩家在上面討論,今年埃森展上限量 150 套,相當搶手!

12 /17 底下新增開箱與簡易心得。


遊戲封面,看起來很驚悚!現場埃森展很快就完售,雖然限量,驚悚的封面也達到了宣傳的力度,不過還是得接受玩家的「審判」,否則大概這一刷完就沒辦法再版了。


盒背,有角色、作答紙等配件,沒有看介紹的話直覺就是會想到推理類型的遊戲。


遊戲可以 3-5 人玩,一場約 30-45 分鐘。3 人局時實際更快,因為一開始玩家所知道的資訊太多,很快就會猜出來。4-5 人還可以,起始資訊比較少。


說明書一本,裡面有四種語言。


打開說明書,寫的不好,而且還有盒子裡出現的配件但說明書上沒有列。


紙板指示物 3 個。感覺像是趕著要推出遊戲,品質一般。


5 個玩家標記,用來提醒每個玩家的顏色,遊戲中問哪一個玩家問題需要看這些標記分辨。


審問板塊,每個玩家有 6 個一樣的板塊,總共有 5 種顏色。


左邊 6 個就是玩家的審問板塊,我挑一種顏色出來拍。審問板塊分為問時間或問地點,有雙箭頭的話代表除了問問題,還可以換自己的助手。中間則是審問板塊的背面,最右邊的圓盤是對手變體才會用到。


對手變體的 6 個圓盤,以及遊戲中會使用的 5 個助手。每個玩家遊戲一開始就會挑一個助手,之後有使用可以換助手的審問才可以換。

每個助手都有一個很強的能力,讓遊戲進行的速度不會太快,同時也是調節遊戲運氣最重要的配件 (雖然影響不會太大)。


玩家擋板,這...這是啥?遊戲說明書並沒有列出來啊!而且只有一個要給誰遮...,每個人都要有一個才對吧,這樣總共要 5 個檔板耶 (缺件也缺太大),不過看 BGG 的圖好像真的只有附一個 (其他的應該是出版社備用的吧?還是那其實是三人局,只是拍到其中兩人而已?)。

現場因為顧著拿遊戲,而且因為沒有跑過遊戲,所以沒有仔細觀察擋板的問題...。


作答紙一本!有作答紙真令人興奮啊,又可以來紙筆作答時間了。遊戲中玩家會把知道的資訊記錄下來,不用死記。一份作答紙上可以填 4 個玩家的名字 (最多 5 人玩),所以玩家可以記錄其他 4 個玩家提供的資訊,進而逐漸刪去不對的答案。


盒內風景與配件。裏頭有一疊卡片以及一個圖板。內匣的品質算蠻糟的。


圖板上的資訊,作答紙上也有附了,有種多此一舉的感覺。糟糕好像吐點很多!


卡片是遊戲中的 4 個角色4 個地點,以及 4 個時間這三種資訊的排列組合,總共有 16 張。

如果要每一種組合都出現的話,應該要是 4x4x4=64 張才對!(我應該沒算錯吧) 但是這樣遊戲會太難。


遊戲開始時,每個玩家手上會拿到特定張數的卡片,其中有一張會正面朝下放在圖板下方,而這張卡片就是玩家要在遊戲過程中推理出來的嫌疑犯,先猜出來的玩家獲勝!

以上是這次開箱。


馬上來跑一場試試看。在擋板不足的情況下,一同進行的玩家只好拿紙袋遮,一個用筆電遮 (好克難 :P)。這是個類似 2A1B《猜數字》類型的遊戲,玩家藉由詢問其他玩家問題來逐漸刪去不可能的選項。


簡易心得:遊戲的運氣成分影響很大,因為每次翻開的審問板塊 (玩家顏色),不一定有你要問的玩家,而且手上一開始知道的資訊也很容易因為運氣而有很大的落差,導致某些玩家有一些關鍵優勢,在少人局的情況中相當明顯。助手的功能對遊戲的影響不大,換了也不一定有幫助,可有可無,不過其中可以看其他玩家卡片的船長顯然非常強大。很喜歡遊戲的概念,可惜選擇可以問哪一個玩家的審問板塊開出來太隨機,你並不一定能順利問到你想問的玩家資訊。因為有這樣的隨機性,起始手牌 (玩家自己知道的卡片內容) 就很重要,這遊戲明顯會因為起始手牌的資訊落差而有優勢傾斜,相當可惜。玩家能掌握的事不多,有時也只能瞎問瞎猜了。如果能再做一些變體調整應該可以彌補這個缺點。另外缺乏情境感也是這遊戲的致命傷,遊戲過程中你並沒有推理的感覺,也感受不到遊戲的張力,你頂多就是不斷的在操作刪去不可能的答案以及劃記數字,也許可以把它看成是個圖像化的《猜數字》遊戲就好,哪個角色、哪個地點,或是哪個時間不太重要。雖然遊戲差強人意,但是把它當作墊檔的派對小遊戲應該還能接受。

-----------------------------------------------------------------------------------------------------------

遊戲規則

遊戲背景

神父安德烈喘了一口氣,就像是魚叉從體內拔出一般:「喔天啊,不幸的靈魂。」「你可以看到凶器是如何刺穿他的背,這並非是個意外。」精神科醫師皮爾遜精明地說。記者唐納惠女士顫抖著,但毫無恐懼地說:「我們正在處理一流的謀殺案!」她喊道,完全掩飾不了她的熱情。「兇手不可能是我們之中的其中一個。」船上的廚師藍波補充說明:「因為整個晚上每個人都聚集在船長的小屋裡。」克拉克船長點頭說道:「是啊,兇手一定是其中一個乘客,絕對是其中一個乘客。」

一具屍體在甲板上找到了,而玩家扮演嘗試找出兇手的調查員。所有乘客都聲稱整個晚上都有不在場證明,只有一張卡片是兇手。遊戲開始時,消失的嫌疑犯 (其中一張卡片) 會塞到遊戲圖版下方,同時剩餘的卡片會發給所有玩家。遊戲的目標是第一個指認出消失的嫌疑犯是誰,從而找到兇手和謀殺的時間。

藉由五個不同助手的協助,玩家機智的詢問對手手中有關嫌疑犯的問題,並且仔細的拼湊獲得的線索,你嘗試從中推理出哪一個是消失的嫌疑犯。這本來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如果不是,那麼很可能你有部分的對手是個世紀大騙子......

遊戲配件


1 個遊戲圖板


16 張嫌疑犯卡


30 個審問板塊
5 個助手板塊



5 個玩家標記
1 本便條本
5 個對手板塊 (用於對手變體)

遊戲設置

把對手板塊放回遊戲盒中,因為這些只用於變體規則。把遊戲圖板放到場中央,每個玩家拿取一張便條紙以及一支筆,然後挑選一個玩家標記並放到面前,作為識別玩家的顏色之用。

洗混嫌疑犯卡並組成牌庫,從牌庫頂抽一張卡片放到遊戲圖板下方,不要看到卡片內容。這是消失的嫌疑犯,你必須指認出來才能獲得遊戲的勝利。


把嫌疑犯卡發給每個玩家:

3 人遊戲:每個玩家 5 張卡片
4 人遊戲:每個玩家 3 張卡片
5 人遊戲:每個玩家 3 張卡片

4 人遊戲時會剩下 3 張卡片,把這些卡片正面朝上放在圖板下方 (他們是已知的嫌疑犯)。

每個玩家必須在他們自己的便條紙清楚的標記他們的嫌疑犯卡。你的卡片和便條紙都是隱藏資訊,不要讓其他玩家看到。4 人遊戲時,同時也在你的便條紙上標記已知的嫌疑犯,但請確保你可以清楚的分辨你手上的嫌疑犯和已知的嫌疑犯。

提示:如果你清楚地標記你手上的嫌疑犯,每次有玩家問你問題的時候,你就不用每次都要查看你的卡片。

把所有的助手板塊正面朝上放在遊戲圖板旁。把所有沒有玩家使用的審問板塊放回遊戲盒中。洗混剩餘的審問板塊並把它們正面朝下疊起來。接著抽 4 個板塊並把它們正面朝上放在遊戲圖板旁。

第一個抽的板塊顏色代表哪一個玩家會先挑選一個助手。由該玩家開始,並且按照逆時針方向,每個玩家挑選其中一個助手板塊,並把它正面朝上放到他們的面前。5 人以下的遊戲時,任何剩餘的助手板塊必須保持正面朝上放在遊戲圖板旁。最後一個挑選助手板塊的玩家為起始玩家,由他開始進行第一個回合。

遊戲進行

起始玩家進行第一個回合,接著按照順時針方向,每個玩家輪流進行回合。持續進行回合,直到有玩家認為他們已經確定遺失的嫌疑犯是誰。

輪到你的回合

挑選其中一個屬於另一個玩家顏色且正面朝上的審問板塊。如果該板塊顯示交換的箭頭,這代表你必須立刻交換你的助手 (稍後說明)。最後,根據該審問板塊的顏色,你詢問屬於該顏色的玩家一個問題。問題和答案都必須要大聲說出來,好讓每個玩家可以根據內容並在他們的便條紙上畫記。

特殊情況:如果四個正面朝上的板塊都是你的顏色,則你可以拿取一個板塊,然後問任何一個玩家一個問題。

提問問題

審問板塊上的符號代表你可以問的類型,而且問題必須總是這樣的句型:「你有幾張嫌疑犯卡是屬於...?」


舵輪:你必須問有關地點的問題。

「你有幾張嫌疑犯在酒吧裡?」
「你在餐廳、酒吧、日光甲板的嫌疑犯加起來有幾張?」


時鐘:你必須問有關時間的問題。

「6 點和 12 點的嫌疑犯卡你有幾張?」

回答問題 - 以及展示卡片

答案總是一個數字,而且根據一般規則,你必須如實回答。如果你的答案是 2 或者 2 以上,你必須同時把其中一張有關的卡片展示給該玩家看,並且不能讓其他玩家看到。如果你的答案是 0 或者是 1,則你不必展示一張卡片。

範例:黃色玩家問藍色玩家:「待在酒吧或餐廳裡的嫌疑犯卡你有幾張?」。藍色玩家回答:「我有 3 張卡片在酒吧或餐廳」。藍色玩家必須把一張在酒吧裡或餐廳裡的卡片展示給黃色玩家看。

註記:所有必須聽到所有的問題和答案,但是當展示一張卡片給另一個玩家看時,只有發起審問的玩家可以看到該張卡片。


藍色玩家說他在餐廳和酒吧裡的嫌疑犯卡片總共有 3 張。用你的便條紙把每個玩家的答案做個標記,把玩家在白色方格中該種答案畫叉 (灰色方格只用於對手變體)。

交換助手


如果挑選的審問板塊上顯示兩個箭頭,發問的玩家必須在問一個問題之前把他的助手板塊換掉。當前玩家把他的助手放到遊戲圖板旁,然後從遊戲圖板旁拿取另一個沒有玩家使用的助手,或者拿取被審問的玩家的助手。在後者的情況下,被審問的玩家必須立刻從沒有玩家使用的助手中挑選一個新的助手 (5 人遊戲時沒有助手可以選,所以問與答的兩個玩家會交換助手)。

範例:藍色玩家的審問板塊顯示兩個箭頭。在問一個問題之前,黃色玩家必須換掉他的助手,他把他的助手放到遊戲圖板旁,接著選擇拿走藍色玩家的助手。藍色玩家接著必須挑選遊戲圖板旁的其中一個助手。

回合結束

你的回合結束時,棄掉挑選的審問板塊並翻開一個新的審問板塊。如果板塊疊已經耗盡,洗混所有使用過的板塊,並組成一個正面朝下的板塊疊。

遊戲結束

任何時候 (甚至是在另一個玩家的回合時),當有玩家認為他們已經認出消失的嫌疑犯卡,他們可以在他們的便條紙上標記該嫌疑犯 (時間以及地點) ,然後拍桌子一下。如果有多個玩家認為他們同時也已經認出消失的嫌疑犯,則第一個拍桌的玩家可以先驗證他的答案對不對。該玩家秘密地偷看放在遊戲圖板下方的嫌疑犯卡。

◎ 如果該張卡片與玩家標記的答案相同,他把他的便條紙翻開讓所有玩家看,然後贏得遊戲的勝利。

◎ 如果該張卡片與玩家標記的答案不同,他把這張嫌疑犯卡放回遊戲圖板下方,遊戲繼續進行。該玩家現在從遊戲中淘汰。

該玩家的回合被跳過,而且他們不能問任何問題。不過,該玩家必須留在場上讓其他玩家問問題,並且回答答案 (仍舊要遵守助手的效果等一般規則)。

遊戲會持續到有另一個玩家做出正確的猜測為止。如果只剩一個玩家沒有做出錯誤的猜測,則剩餘的那位玩家獲勝。

最後一個問題

如果在你的回合一開始,你認為你將有辦法藉由問一個玩家一個特定的問題而猜測出消失的嫌疑犯卡,這時你可以選擇不要挑選一個審問板塊,改為要求進行審問最後一個問題。

你接著可以忽略開放玩家挑選的審問板塊,並且問任何一個玩家一個問題 (時間或地點相關)。在最後一個問題問完後,你必須猜測消失的嫌疑犯。所以這樣的選擇只有在你快要找出答案時才使用會比較好。

助手

遊戲的所有時間裡,玩家面前會有一個助手。每個助手提供一個獨特的能力。

(A) 記者─「小小打擾一下可以讓你走得更遠。」


輪到你的回合時,你可以選擇不要拿取一個審問板塊,改為直接問任一個玩家有關時間或地點的問題。

(B) 船長─「我知道你的一切。」


當你持有這個助手時,你可以看所有其他玩家展示給另一個玩家看的卡片。例外:你不能看持有廚師的玩家隨機從另一個玩家手牌抽的卡片。

範例:綠色玩家問黃色玩家一個問題,因為答案是 2,黃色玩家必須展示一張卡片給綠色玩家。持有船長的藍色玩家也可以看該張卡片。

(C) 心理醫師─「把你的卡片放到你的胸膛。」


即使你回答 2 或 2 以上的數字,你都不用展示你的卡片。

範例:藍色玩家問黃色玩家一個問題,答案是 3。但是因為黃色玩家持有心理醫師,他不必展示任何卡片。

(D) 神父─「告訴我秘密很安全。」


當問問題時,只有你能聽到答案。回答你問題的玩家必須祕密的用手指比出數字給你看 (在其他玩家的視線外)。

範例:紅色玩家持有神父,他問黃色玩家「你有幾張卡片有西裝背心用的懷錶鍊條 (Albert)?」黃色祕密的用手指比了一個 2 給紅色玩家看。因為答案是 2 或 2 以上,所以黃色玩家必須展示一張卡片給紅色玩家看。當然,這會透露答案至少為 2 以上的線索給其他玩家。

(E) 廚師─「我會發現這起謀殺案的祕密。」



當另一個玩家要向你展示一張卡片時 (因為你問了他們一個問題,而且他們的答案是 2 以上),你可以改為隨機從他們手中抽一張卡片,察看後還給該玩家。因此,你看到的卡片不見得會與你問的問題類型有關。

範例:綠色玩家剛問了紅色玩家一個問題,因為答案是 2,所以紅色玩家要向綠色玩家展示兩張卡片的其中一張。綠色玩家隨機從紅色玩家的手牌抽一張卡片並察看。

對手變體

專家的審問可以用於這個變體。這會讓找出消失的嫌疑犯變得更有挑戰性。小心點,你被警告了。


遊戲開始挑選一個助手前,發給所有玩家一個對手板塊。祕密察看你的對手板塊,並且把它正面朝下放在你的面前,進行 5 人以下的遊戲時,把剩餘的板塊放回遊戲盒中,不要看到正面的內容。

遊戲按照一般規則進行,除了以下的例外:

每當有玩家問你一個問題時,如果該玩家持有的助手與你對手板塊上所描繪的助手相同,你可以對他說謊。說謊時,你可以對你的真實答案加 1 或減 1。

範例:綠色玩家持有廚師,他問黃色玩家一個問題。真實的答案是 2,但是因為黃色玩家的對手板塊上描繪的是一個廚師,他必須回答 1 或 3。他回答 1,因此不必展示一張卡片給綠色玩家看。

當然,你不能說你正在說謊。當進行標記時,在你的便條紙上灰色方格中寫下被審問玩家的助手的標示字母。

錯誤的答案和無情的變體

在這款遊戲中,玩家給予正確的資訊是很重要的 (並且在他們應該說謊時說謊)。然而,還是可能發生有玩家搞錯,並給予一個錯誤答案的狀況。因為玩家記錄所有的答案,所以如果你覺得有玩家給了錯誤的答案,你可以問一個玩家以確認他們之前問題的答案。

不過,如果你是一個無情的強硬玩家,對錯誤的容忍度很低,你可以嘗試以下這個變體。建議有玩過的玩家才使用。

如果你認為有另一個玩家對一個特定的問題給予了一個錯誤的答案,你可以指控他。為了指控他,你必須明確的聲明你認為哪個問題他回答錯誤。

被指控的玩家接著必須確認他對特定問題的答案。如果事實上他真的回答錯誤,被指控的玩家必須揭曉他自己是兇手的共犯,而指控他的玩家立刻贏得遊戲勝利。

如果被指控的玩家沒有錯,則指控他的玩家必須從遊戲中淘汰 ,就好像對消失的嫌疑犯做出錯誤的猜測時的狀況 (他不會進行任何回合,但是他還是留在場中回答其他玩家的問題,有需要的話也要說謊)。

註記:如果你有兩個衝突的訊息,在你做出指控前,請先確認你是否知道哪一個玩家是錯的。

-----------------------------------------------------------------------------------------------------------

遊戲名稱:Perfect Alibi
遊戲設計:Kristian Amundsen Østby
美術設計:Gjermund Bohne
BGG頁面:https://boardgamegeek.com/boardgame/184085/perfect-alibi
遊戲人數:3-5
遊戲時間:30-45分鐘
出版公司:Lautapelit.fi、Vennerød Forlag AS
適用卡套:未知
遊戲配件:

1 本規則書
1 個遊戲圖板
16 張嫌疑犯卡
30 個審問板塊
5 個助手板塊
5 個玩家標記
1 本便條本
5 個對手板塊 (用於對手變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什麼問題或建議都歡迎留言給我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