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轉載請註明網址出處,否則會追究喔。 玩桌遊還是被桌遊玩: 三月 2017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介紹+開箱+規則】1911 Amundsen vs Scott 1911南極競逐

(圖片來源:BGG)
「南極點的漫漫長路。」

「我們這麼做是冒險的,我們深知這點,運氣沒有在我們這邊,這都是天意,我們沒什麼可抱怨,只能努力到最後一刻...如果我們得以倖存,我將向世人講述我的同伴的毅力、進取和勇氣...」
"...We took risks, we knew we took them; things have come out against us, and therefore we have no cause for complaint, but bow to the will of Providence, determined still to do our best to the last [...] Had we lived, I should have had a tale to tell of the hardihood, endurance..."

                                                 — 羅伯特·史考特,Scott's Message to the Public, L. Huxley, Vol I pp. 605–07(文出自探險家暨英國軍官史考特於南極點返程遇難的最後遺言)

上回介紹的《雪盲:南極競賽》(Snowblind: Race for the Pole) 還印象深刻,四個國家競速到南極點插旗,是個情境感相當不錯的遊戲。這回把四個國家限縮到挪威與英國,這兩個國家在歷史上於 1911 年出發到南極插旗的真實故事,就是現在要介紹的《1911南極競逐》(1911 Amundsen vs Scott)!

延伸閱讀:

【介紹+開箱+規則】Snowblind: Race for the Pole 雪盲:南極競賽 (KS集資)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介紹+開箱+規則】Snowblind: Race for the Pole 雪盲:南極競賽 (KS集資)

(圖片來源:BGG)
「好夥伴讓你走得更遠。」

雪盲 (Snowblind) 這個字對我們來說相當陌生,因為台灣是個只有山區才可能下雪的地方,而平常如果你不是一個極限運動家,也很少會碰到雪盲發生的情況。雪盲如字面上的解釋,我們會認為這指的是雪地天氣惡劣,因為暴風雪阻擋視線使得前方窒礙難行,不過根據網路資料,另有一解是白雪反射紫外線而傷到眼睛的狀況。

無論雪盲究竟做何解,在《雪盲:南極競賽》(Snowblind: Race for the Pole) 這款遊戲中,玩家將扮演日本英國挪威,以及德國,四個國家之一的探險隊,目標就是比誰先到南極點插旗,制霸南極。這其實是一款跑單機的「風險評估」(Press Your Luck) 遊戲,每回合都有需要玩家自行決定的解題路線以及新難題,就看哪一個方法能夠最快征服南極!

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介紹+開箱+規則】Century: Spice Road 世紀商貿:香料之路

(本文所有圖片來源:BGG)
「《璀璨寶石》殺手在這裡?」

坎城國際桌遊展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s Jeux) 剛落幕,現場試玩最火的遊戲在這裡─《世紀商貿:香料之路》(Century: Spice Road)。相信三年前的《璀璨寶石》(Splendor) 你還記憶猶新,它同時也是近幾年台灣相當受到歡迎的桌遊。它兩極的評價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以家庭遊戲來說,它表現的恰如其分,但是遊戲本身簡潔的機制和規則,想必也讓某部分的玩家感到困惑,這麼單調的遊戲到底哪裡好評?至今這個問題還是無解,只能說喜歡的人就是喜歡,不喜歡的人要挑骨頭也是說的通。

世紀商貿:香料之路》和《璀璨寶石》有什麼關係?話說 Dice Tower 的 Tom Vasel 在試過這遊戲後拋出了這是「璀璨寶石殺手」(Splendor killer) 的狂語,這想必也讓兩派的玩家有不同的感受,一邊可能是:「怎麼可能?」,一邊則是:「太好了我一定要試試!」,這樣的評語實在太血腥了!兩派玩家肯定得驗證一下這款遊戲才能證明自己的堅持是對的:「璀璨寶石還是比較好玩」、「果然是璀璨寶石殺手呢」......。畢竟現在的桌遊世界已經不缺乏焦點,來點娛樂性的討論能抓住目光吧。不過不管驗不驗證什麼,自己和玩伴喜歡還是最重要的,而且這樣的遊戲本來就很多,有時只是業界的炒作吧!

延伸閱讀:

【介紹+規則】Splendor 璀璨寶石

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介紹+開箱+規則】Checkpoint Charlie 查理檢查哨

(圖片來源:BGG)
「抓間諜,你需要更犀利的觀察力!」

去年埃森展前,我跑到柏林一趟,目標是前往出版《園藝好手》(Cottage Garden) 的出版社 Edition Spielwiese 開的咖啡店,順便看看能不能堵到 Uwe Rosenberg。期間必去的當然是柏林圍牆,當時也看了通往東德與西柏林之間的查理檢查哨,除了周遭的查理檢查哨博物館以及一些文件的展出以外,這裡已然是個非常觀光的景點,等著收觀光客的錢 (博物館或檢查哨前的紀念照都是)。

我對這款《查理檢查哨》(Checkpoint Charlie) 相當有印象,因為展前的預定購入清單裡有它,這種有設計感的版畫風格我相當喜歡,但是要把它跟真正的查理檢查哨做連結,還當真沒想到。事後研究這款遊戲才想到,對啊我曾經在那裡。查理檢查哨》是一款「推理遊戲」(Deduction),遊戲過程與背景還算有相當程度的連結,就像是 70 年代想要通過查理檢查哨的人一樣,想要通過會被嚴格的審查,觀察眼睛、手上拿的東西,以及衣著等,目的就是要慎防間諜將機密情報洩漏。玩家在遊戲中透過各種不同元素的比較來推敲誰是真正的間諜頭目,這遊戲就像是《豬朋狗友》(Pick-a-xx) 的推理版一樣,誰才是最快猜出間諜的玩家呢?

延伸閱讀:

【介紹+規則】Cottage Garden 園藝好手
【開箱+圖文規則】Pick-a-Polar Bear & Pick-a-Seal 豬朋狗友 (北極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